NinFa

猜猜看?

【Middle】

私设满满 人物性格缺陷

脑洞产物 注意避雷






夜,已深。门外传来熟悉的翻找东西的细碎声音,他回来了。

锁舌“啪”地一声弹开,玄关的声控灯自动亮起,洒在樱井身上以及周围,铺出一片暖黄色。

“你回来啦” 松本的声音从阳台穿过客厅到达樱井的耳边,携着浅浅的喜悦,但更多的是小心翼翼的问询。

樱井听到声音一愣,原本以为客厅关着灯他一定睡了,抬起头来,那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挺直了脊背,周围建筑的灯光打在他身后,仿佛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疯狂与静谧,刺激与安定。晚风喧嚣,吹起他略长的头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似乎能感受到他眼神的直射。

“嗯”不愿张嘴,只是从鼻中发出闷哼。声控灯暗了下来,他也低下头不去看松本,时间好像开始静止,一分一秒变得难捱。啊,不想要面对他,想要逃跑,想要离开,从这里,从他。

在樱井看不到的地方,松本用力的咬着下唇,血色渐渐消失留下深刻的齿痕。他犹豫着,是否该询问他的去向。樱井走进客厅放下公文包,松本走过去想要接过他手里的西装外套,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一股脑儿地冲进了鼻子里,女..香呢。浓浓的玫瑰味道让松本感到反呕,抬起的手也一愣,下意识的皱了眉头。

“做了”樱井也不隐瞒,知道自己身上的香味躲不过他的厌恶,倒是挑衅地说了出来。

“去洗个澡早点睡吧,工作了一天也累了” 他没有正面回应那两个吃人的字眼,最终还是接过了外套。樱井不做动作,望向角落里的松树盆栽,黑暗中的身影有一瞬间让松本觉得那么陌生,好像并不是那个相爱多年的恋人。

“我还有工作没做完,别等我了”

“饿了吗,不然我做个夜宵给你吧”

“不用了,不就那几样,早都腻了”



松本不敢直视他,他不明白他说的是夜宵还是自己,只觉得语气里透着不耐烦,心里像被剜走了一块肉一样生疼,他觉得自己的双腿像是麻木了,迈不开步子,连离开樱井给的伤害都做不到。

“知道了..” 从齿缝间挤出这几个字眼,松本走进两人的房间,要是他不愿意被打扰,自己就不去打扰。他关上房门,背抵着门板,一扇门的距离是那么近,明明打开门就能够拥抱对方,一扇门的距离又是那么远,能够彻底分隔开两颗跳动的心脏。眼睛涨涨的疼起来,长久累积的委屈和难过在卸下伪装的瞬间爆发,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为了什么。显而易见,他已经不再爱自己了啊..


松本想要抱住自己,却发现樱井的外套还被自己搭在手上,浓重的香水味一下一下狠狠地击打在他心口上,揉了形地糟蹋。他苦笑一声,把衣服丢在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家居体恤只穿着宽松的裤子上了床。被子上,枕头上都沾染着樱井的气息,松本把自己蜷缩在被窝里,他宁愿溺死在这个人里。

不知过了多久,松本睡得迷迷糊糊中,感觉床的另一边因重量而塌陷,樱井洗去一身污浊之气,浑身发散着家里沐浴露的清香,将松本侵蚀。

床并不大,但也足够两个人一左一右互不相触,松本缓缓转头,映入眼中的只有樱井沾满水汽的背影,他不愿面对自己,不愿拥抱自己,不愿再爱自己。松本想到这里,眼泪又不受控制地落下,浸湿了枕头,无声的抗议着。手触碰着柔软的被单慢慢滑向樱井,松本想要感知到他的存在,在即将碰到背部时停了下来,手指尖因为感受到樱井的温度而轻轻颤动着。他还在自己身边。松本紧张得抿住双唇,手掌不受控制地落在樱井的背部肌肉上,那温度即将要将他烫伤。樱井呼吸的节奏明显一慢,松本看他似乎无意拒绝,便将整个身子都往这边移了位置,赤裸的肉体之间只隔着樱井的睡衣,松本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太久没能触碰过恋人了。


“别闹了”

松本被这近乎冷酷的语调卷入了漩涡,难以生存。

他默默地抓紧了被角,不仅是身体,心灵也离开了。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