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Fa

猜猜看?

【竹马】Out on the terrace (下)



回头,看到的是对方闪着点亮光的眼瞳,隐约带着点期待。


“好啊。”


二宫也一点不扭捏,本来也没想离开,本来也是为了避开楼下的两人上来的,走了也不知道去哪待着。听他这么一说,也就蹲在他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顺带着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原来相叶是刚搬来这栋大楼不久的新住户,怪不得二宫之前没见过他。话说,这人,长得很合胃口。二宫吐出口中烟雾,眼睛不自觉往他那边瞟,体形看起来比自己大只一点。


相叶先开始也先结束了一支烟,他把烟头弄灭扔到一旁便没了动作,似乎在想着什么。


事实上相叶的确在思考,刚刚自己脱口而出的邀请让二宫留了下来,也聊了几句,可都是没营养的闲谈,完全不知道怎么引入话题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黑夜中表情不好辨认,不然相叶就差撇起自己代表性的棱形嘴了。


二宫只当是因为没火了,想着刚刚点火的方式有一点点羞涩又有一点别扭,自己的话是无法直接给一个陌生人以这样的方式点火的吧,而对方却又很熟练的的样子。


“所以...自己的家就在楼下却半夜独自一人上天台抽烟,不是逃债就是追杀吧。”相叶打趣地问了一句。


“哈哈,哪有那么夸张,只是这个时间段家里刚好有对情侣在打架,我不好参与嘛。”


在这个时间段打架?还是情侣?相叶也不傻立即就明白了二宫口中所指,他咧开嘴角笑了一声表示明白,把话接下去。


“二宫さん是..和别人一起合租?”


“是啊,和我亲爱的弟弟一起住,谁知却被一个溜肩拐了去。我那么喜欢的弟弟啊,长得又帅又高,品味也好,穿个私服带个墨镜走出去就是秒杀全场啊,却被一个爱看时事新闻爱穿迷彩的男人拐了...“


二宫感叹着自家弟弟的”不公遭遇“,一说就停不下来,没注意到的是旁边那人一直侧过头来望着他的侧脸。夜风翻起,带着他的发尾翘起,弧度就似相叶趁没人知道时勾起的嘴角。相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着身旁这人太软太可爱,声线偏高的小尖嗓抱怨着自家的是非,薄薄的嘴唇一起一伏变成不同的形状,不过不管是怎样的形状都让人好想亲下去,滋味一定比那奶油糖还要甜上好几倍,想着想着眼睛也不自觉的弯了起来。


二宫讲到一半稍稍偏头,相叶也不躲,就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他,那两三秒好像有两三年那么久,二宫羞得像是要冒烟,比不过我还躲不过嘛,视线一收手掌一撑站起来就要走。但是自己的腿偏偏要作对,蹲着也有一会了,麻了也是正常的,只是没想到站都站不稳。他呲了一声身子一歪就往旁边倒去,身体被地上的砂石擦到很痛的啊,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只有这个。旁边的相叶倒是一点机会也没给他,看着他站不稳一倒自己的手就比脑快伸出去了,刚刚好二宫是朝着自己倒下的,一抬手稳稳接入怀中,啊,好软。


二宫避免了倒地反而跌入了一个温暖舒适的怀抱,抬头正好对上相叶目光,逃不过了,他想,要被拐了。


相叶怀中有“美人”,浪费机会简直对不起自己,他抿了抿双唇。


“失礼了。”


双唇相接,果真如预想一般柔软,让人爱不释手,他忍不住加重了一些力度,想要把对方吃掉似的,伸出舌头慢慢撬开对方的齿关,对方好像有些抗拒,覆在身上的手也开始乱抓。他,不愿意?


相叶恢复了些神智,分开两人的距离,对方的唇似乎还有些红肿,让人想再次狠狠蹂躏一番。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这么欠缺考虑的事情,什么都没有询问,什么都没有确认,啊真是的,看到对方倒在自己怀里,那引人犯罪的上目线就忍不住了,他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该死,口腔中全是二宫的味道,就连吞下去的口水也是。


“对...对不起。我..没忍住,你要是不愿意...唔...“


二宫好歹也是活了几十年,第一次遭人这样强吻,虽说感觉的确是不错,自己对眼前这人也不是不喜欢,但这口气就是咽不下去,说出去他二宫和也还怎么混了啊!他在自家弟弟心中高大的形象还怎么挽回啊!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回敬了一个吻。


“谁会在接吻前说失礼啊笨蛋!”


”唔...."


“痛...啊!”


”那个..要是嫌这里不舒服,我家就在下面..”


“已经说第二遍啦笨蛋!“






二宫和也被抱下天台的时候,佷愤恨。

弟大不中留也就算了,怎么自己抽支烟也能被拐了?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