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Fa

猜猜看?

【竹马相二】和公文包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故事

(不,正文和题目没关系
私设,有年龄差,nino还小你不要伤害他嘛
狗血什么的没关系,抱好小甜饼不放手




二礼、四拍手、一礼

相叶雅纪抬起头,行礼后双手依然合十,巨型注连绳下站着的他身形显得微不足道。

是的,相叶雅纪,28岁会社员,至今单身。

出差到这里的他在结束了与对方会社的商谈后,相叶提着公文包站在酒店的门口,交涉结束得早,自己也就没了去处,难道真的要躺在酒店床上无所事事好几个小时,相叶自顾自摇摇头,打开手机查询附近有趣的景点。

出云大社...还没去过呢..

相叶被这个年代久远的神社震撼了,不由得发出“哇——”的感叹,参拜后更是忍不住有样学样拿着硬币朝着注连绳上扔,心中祈祷着真的如传说一般结上良缘。也不知是不是运气太好,还真有两枚留在了上面,相叶欢呼一声,低头一拜。

天色不早,相叶转身求了一个御守就迈步向神社外走,解决肚腹问题比较重要,谁知刚出神社一拐弯,就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相叶诶哟一声,倒不是自己怎么了,刚刚手一摆装着电脑和资料的公文包就狠狠敲到了眼前这人的膝盖上,要是弄点伤出来就不好了。

“你没事吧?伤着了吗?”相叶赶紧问,一只手抓住那人的手臂,细细软软似少年触感。

那人也不抬头,蹲下捂着膝盖不出声,好像很严重。

相叶急了,自己刚从结缘的神社出来,可这结的不是良缘,反倒是孽缘啊。

想着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怎么也还是要负责,手一捞把那人解放蘑菇状态,揽入自己怀里。

“去医院....”

那人也明显没想到相叶动作这么大,原本低着头被相叶带着一甩浅栗色的前发也扬起来,露出蜜色双瞳,带着惊恐的脸色。可是还是很好看,相叶也一愣,稍稍低头看,两人的姿势实在不太好,因为惯性他身体微微向后倾斜着,怀里的人直接就是趴在了他的身上,虽然脸色不自然,却不可否认是个很可爱的男生,眼睛还盯着他,似猫的薄唇,耳尖...红红的...手心还贴在自己腰上散发着热度。

”你...放开啦!”小尖嗓嚎了一嗓子。

”啊..不好意思,那个,你没事吧,膝盖,你看痛到耳朵都红了..要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那个我带你去医院吧。”

”...才不是因为这个!...那个你先放开我”

“啊好的好的...”

相叶也不好一直抓着,待那人站稳脚步便放开了他。说是站稳了也只是单脚支撑着身体,另一边腿还悬空着,纤细的小腿在空中晃啊晃。相叶捕捉到他膝盖上迅速蹿红的颜色,脸色都不好了。把公文包套到手腕上,稍稍一低头在那人耳边擦过说了一声失礼,没有看到那人更红了的耳朵,两手一伸就将那人抱了起来。

“哎!你干嘛!”

“我..我..你的腿被我弄伤了,我要对你负责啊!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父母呢?你知道离这儿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吗?”

二宫还懵着,耳边还停留着温润的男声,奇怪下一秒自己怎么就起飞了,还是那种少女漫画里最狗血桥段的公主抱,那人的脸离自己的也太近,一连串的问题抛过来让他不知道从哪回答起,什么叫对我负责,两个大男人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暧昧啊。但是自己可以清楚感受到他隔着薄薄衬衫下的肌肉线条,一瞬想起自己照着镜子时似少年孱弱的身体,这种少年与男人的对比感让他有些羞愧,同时又愤恨不已。这个人大大咧咧一点也不在乎是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看着他着急的样子看来是在担心自己,对他来说可能没什么,可对二宫来说...自己是那边的人,这样被抱着...

脑海过了一遍对方的问题,不由得皱起眉头,什么叫几岁了,什么叫父母呢,这是当自己小孩子呢。二宫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茬,估摸着自己还被吃着豆腐呢,眉头一皱,挣扎起来。

“你放开我!”

可惜二宫不了解敌情,大力相叶只当被怀中软肉蹭了蹭,不受一点影响,反倒还收紧了手臂,怕是自己吓不住二宫似的,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别动。

二宫是谁,咱能屈能伸,他对自己说这只是暂时的屈服,力气没别人大只能乖乖听话,把仅仅冒出一秒不到的他怀里好舒服的念头打压到土里去。

稍稍抬头,对方还真一直偏头盯着他,等着问题的答案。二宫考虑了一下两人的体格差,换上可怜兮兮的上目线,蜜色眼瞳像要流出蜜一般。

“我叫二宫,二宫和也,25岁...医院...在大概几条街以外了...”

“25...岁?”不是相叶不想相信他,只是他怀里这个人穿着短衣短裤,怎么看也不像和自己一样的二十代。

也许年龄真的具有压制能力,二宫低下头,软软地嘀咕出了另一个数字。

“嗯?” 相叶又放出低音炮,甚至压得更低了。

二宫耳尖都要滴出血来,“二十”,快速说了出来,又打压下一个声音好性感的念头。

“二十...?”

“二十啦!”

“好吧好吧,我叫相叶雅纪,现在我要把你送去医院检查一下,虽然只是碰了一下,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我先把你放下来去打辆车,你别乱跑。”

说完相叶就侧弯下腰,把二宫轻轻放下,二宫一只手还绕着相叶的颈脖,这时倒显得是自己不舍得被放下了。他赶紧收回手,触地后摇了两摇保持平衡。

相叶看了一眼他,确定二宫站稳后,走到路边开始打车。二宫站在他身后几米,视线不由得被他吸引。应该是个会社员吧,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身材看起来很好,高高瘦瘦的,背后有些汗粘在衬衫上,挥手时反倒却看到了紧实的背肌。

相叶截下一辆出租车,回头一看二宫乖乖听话站在原地等着他,不,应该说是呆呆望着他。两人眼神一撞,二宫一惊,低下头去,相叶率先回过神来,朝他招了招手,又想起他不好走路,下一秒便走过去接他。

二宫看着他走过来,一只手还向他伸出,更是不敢再抬头看,也像想伸出手去放在他手心里,抬到一半,相叶的手却稳稳落在他小臂上,“走吧,我扶着你。”

二宫不敢看他,生怕自己的小心思跑出来,只得有着他拉着自己上了出租车。相叶也上了车坐在他身边,不知道医院在哪里的相叶在司机问了后看向他,也问了一句往哪走。二宫想起旁边那个街区就有一个小型的诊所,如果去大型的医院就要花更多的时间,转头对上一旁相叶询问的眼神,手指蜷了起来,对司机说去医院吧。

路程多了至少十五分钟,相叶中途接了一个电话,对那边的人说这边的事已经办好了,明天就回去。二宫心里暗暗想,看来不是这里的人,那..就见不到了...接着又自己反驳自己起来,见不到就见不到,本来也不认识,有什么好难过的...二宫偷偷用余光瞟他,那人靠在椅背上,望着外面的街景,没有发现自己在偷看他。

相叶感觉得到身旁的小朋友在偷偷看他,其实自己心里也紧张的很,碰上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刚刚的身体接触让他的手都还有些微微颤抖,这个少年太可爱,忍不住变身色狼吃他豆腐。但他也知道两人不可能,自己可是那边的人,怎么能对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子下手。他看着是在欣赏街景,脑内却止不住想起旁边少年的存在。他不敢回头去看看他,却想要利用年龄差装作大哥哥一样摸摸他的头,关切地询问他疼不疼,这念头像羽毛似的落在相叶心尖上,挠得他痒痒的。

相叶咳了一声转过头来,二宫吓了一跳,猛地朝旁边一摆头假装没看他。但是动作未免太大,被相叶尽收眼底,相叶又咳了一声,轻声问道“还疼吗?”

二宫回过头来,盯着自己的膝盖看了两秒,已经没那么红了,“还好。”

“用不用联系父母?”

“不要!”

“...”

“这么点小事不用让他们担心。”

“这样啊..”

相叶也还没想好要怎么继续话题,还想多了解眼前这个可爱的人,司机就来了一声到了,也只得放弃,先进了医院再说。

相叶让二宫等在护士站旁的休息区,说是少跑动比较好,自己在医院里到处跑,中途拉着二宫去拍了片,又问了医生说没大碍才放下心来,最后交完费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摸摸自己瘪下去的胃袋,他决定带二宫去吃顿饭,给他俩的相遇画上句号。

回到休息区,外面已经完全黑了,抬手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相叶一手提着一些外敷的膏药,一手提着公文包,看到了那个斜靠在椅子上陷入睡眠的少年。

也许是等的太久,睡得挺熟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头顶上柔柔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相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人实在是太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爱护他。相叶紧了紧手里的袋子,还是不忍心弄醒二宫。他走到二宫旁边的位子坐下,把手里的东西放到脚边,把自己抱住二宫掏出心里写着喜欢的红心递到他面前S他让他一定要接受的想法丢下,轻轻地把二宫的头搭到自己的肩膀上,随着二宫的呼吸频率一起起伏。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二宫还是渐渐醒了,长时间固定着没动身体都僵硬了,他皱着眉头缓缓睁开眼睛,却意识到自己正靠在相叶的肩膀上。



??

自己靠上去的?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睡相也被看到了啊,心脏扑通扑通砸在心腔里,这可怎么是好。同时,相叶身上的味道也一点点传到他鼻子里,清爽又带着点性感的味道,二宫回顾了一下两人从相遇到现在的过程,糟了,他想,他可能有些喜欢他。

也许是呼吸的节奏改变了,相叶觉得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睡醒了,他忍不住偏过头用下巴蹭了蹭二宫的头顶,“醒了?”

二宫有了台阶哪有不下的道理,他稍微动了动身子,慢慢离开相叶的肩膀坐了起来,还不忘抬手揉了揉眼睛“嗯,醒了。”

“醒了就走吧,带你吃饭去。”

相叶首先站了起来,一手拿起地上的袋子和公文包,一手向二宫伸去。

二宫抬起头,看了看相叶,又看了看相叶的手,很没有骨气地把汉堡手放在了他的手心里。

相叶握紧了手中的小肉手,装作没看到护士小姐别有深意的笑容,领着二宫走出了医院。“有什么想吃的吗?”

二宫嘴角一勾,似孩子般的天性满溢出来“想吃汉堡肉!”还怕相叶不同意,撒娇似的一下一下摇着相叶的手臂。

受用!相叶噗嗤笑起来,一双杏眼眯着更是迷人,“好,吃汉堡肉去!”

二宫带着相叶在小巷里绕来绕去,最终在一家连招牌都年久失修看不清楚的小店门口停下了脚步,“就是这里!”拉着相叶进门去。

柜台前站着一个看起来软乎乎的小哥,看到二宫带着相叶进来眼睛都要笑成一条鱼的形状。二宫一进门就对着老板喊起来,“大叔,两份汉堡肉定食!”老板也不接话,点了一下头慢慢踱着步进厨房了。

两人坐下,四目相对,幸好店里昏暗,对方看不清自己泛红的脸。相叶顿了顿,想起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nino..我可以叫你nino吧。我今天是来这里出差的,明天就要回东京了。就是..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想要你...我怕你的膝盖还有什么问题...” 相叶越解释越激动,大半个身子都伏在了桌上,离二宫的距离也渐近。

二宫紧张的很,又怕相叶以为他不愿意不敢向后退,只能直直的盯着这人越靠越近,脸庞在自己眼前不断放大,也不敢大喘气,识破相叶蹩脚的借口,嘴角却不由自主扬起,猫唇两端翘起画出一个可爱的弧度。

二宫收敛笑容,故意直直盯着相叶的杏眼,眨了眨眼睛不说话。相叶仿佛受到了打击,肩膀塌下来,慢慢滑回自己的座位上。

“好呀。”

“......嗯?”

“我说,好呀。”

“诶!真的?”

“手机拿来。”

二宫从笑得一脸褶子的相叶手里接过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打上备注,二宫和也。

相叶拿回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字,默默在桌下按着手机,把备注改为nino。接着就按了下去,抬眼望着二宫,期待对方有所动作。等了一会儿却发现二宫毫无反应。

啊,应该不是真的号码吧。相叶心里想,比起假的还不如不给呢……相叶也不愿意当场揭穿二宫,默默吞声。

汉堡肉定食接着就上桌了,二宫吃得浑身舒畅,笑眯眯地向相叶提出要求。“送我回家吧!”相叶被他弯弯的笑眼勾着魂,想也不想用力点头。二宫说家就在附近,两人也就当饭后散步,路灯下影子斜拉靠近又远离。二宫全身溢着高兴,走路差点没蹦起来,而相叶就不一样了,他认为这就是两人相遇的最后了,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两个第一次见面大男生就算到了家门前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二宫从相叶手里接过药膏,却又不愿上楼离开相叶,也不知道再见到他是什么时候,短短的手指搅着塑料袋上的提手,发出窸窣的声响。

他俩对视又分开,又忍不住想要看着对方,不知不觉夜风翻起,吹得二宫一个喷嚏出来。相叶手忙脚乱在身上翻找纸巾,却无果。“快进去吧!别再吹感冒了。”
二宫点点头,仰头笑意盈盈对着相叶“再联系。”转身蹬蹬蹬上了楼。

相叶没走,站在楼下看到房间亮了灯才踱步离开。回到酒店取了行李坐上归途的列车。



已经一个星期了,一点音信也没收到的二宫每天上课都心不在焉。后悔那天自己的手机忘在了家里,没电关了机,不然也不会没显示号码。而那个笨蛋,是不是已经忘了......

已经一个星期了,一点办法都没有的相叶每天上班都浑浑噩噩。时不时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看着那个写着nino的假号码叹气。就像这天,午休时间盯着这个号码的相叶昏昏欲睡,一不小心被一个西装里爱穿双层灰色连帽衫同事看到了,恶作剧地按了号码,并在那边接通后叫醒了相叶。相叶突然被弄醒还在奇怪怎么了,却被耳边响起的声音震了一震。

“相叶さん...?”

还是那个软软的少年音色,相叶心脏被重击。“nino!”

“嗯...”

“nino,这..真是你的号码!”

“嗯...”

“我还以为不是...啊那我一直...nino!”

相叶突然一激动大声起来“nino!我...你的膝盖怎么样了…”

“已经好了吧,没什么问题。”

“那...那...”相叶一肚子的想念都到喉咙口了,却不敢说出来,急得攥紧了手机,张口无言。

二宫等了会儿,却没听到那边的声音,把手机拿开通话时长还在继续,那一股子少年冲劲涌出来。“相叶さん,我们还会见面吗!”

相叶一愣,料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心尖上的少年主动提出见面,自己却磨磨叽叽不敢迈步。“当然!我..我还会再去找你的!最近会社的项目..我一弄完马上就申请过去!”相叶一着急不自觉就站了起来,腿因为长时间没动有些麻麻的,却比不过二宫在他心口挠着痒痒的。

二宫沉默不语,过了会儿他抿了抿嘴“相叶さん,你别过来...”

相叶心一惊,难道自己理解错了?还是说的不够清楚?急急忙忙又补充几句“nino,那个..我喜欢你!你别吓着,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想见你,回到这边的每一天都在想你。之前是因为我以为你给我的号码是假的,所以才一直没有联系你,对不起!我..我马上就能过去的,只要写个申请就行。能不能...能不能等等我...”

二宫之前的话才说到一半,突然被打断还有点不舒服,没想到竟能听到那人的告白,他静静听着,不敢说话,怕一出声就掩不住自己的开心,一不小心笑出来。

相叶越说越没底气,音量也弱下去。他担心二宫已经对自己失望了,放弃了。将要面对二宫的回答,紧张地心脏快要跳出来。

“我说,相叶さん,你别过来了。我的学校刚好有交换机会,我会过去。”

“...嗯?啊!”

“...”

“...nino!”

“干嘛...还听不懂啊?”

“好き!”

“...バカ”







交换生二宫和也正式入住会社员相叶雅纪的公寓。



end.

















评论(6)

热度(53)